翠微

庆祝太太出本调的彩墨!
表白壹壹太太! @壹壹 (●'◡'●)ノ❤

顺手瞎调的白夜追凶彩墨ヘ( ̄ω ̄ヘ)♪,感觉有的颜色没控制好有点艳俗(°ー°〃)

不是,宏峰超市和宏宇城小区∪・ω・∪
这哥俩认真的吗?∪・ω・∪
以及,峰哥的企业比宇弟小好多……

记个脑洞*。٩(ˊωˋ*)و✧(小关周,巡峰单箭头)

  主小关周,略矫情,ooc慎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正谈笑着,周巡突然喉头一哽。
        又是那种熟悉的阻塞感,带着血腥味上涌。
        他强忍吐意,打了个哈哈,便飞也似地向洗手间跑去,脑子里不断回想着十五年前的种种。
        自从他吐花瓣开始,脑中就不由自主地回放他与关宏峰的初遇。心中的悸动分不清是爱情的美好还是暗恋的痛苦。
        去洗手间只是几间办公室的距离,他一边奔跑一边回想,漫长如一个世纪。
        一进洗手间,他便扶着水龙头吐了起来,呕吐声充斥着整个房间,紫色的花瓣连着血丝,落满一池。
        真丑的花,像那人丑出天际的紫色围巾。
        呕出异物的周巡正平复着呼吸,却听见洗手间深处也传来呕吐的声音。他快步走过去,却看见那个围着围巾的熟悉身影正把着池沿呕吐,白色的花瓣正从他嘴中落下。
        周巡心猛地一抽,抬起那人的脸落下深吻。
        老关,你是不是也喜欢我。
        互相把病治愈好不好,我不想忘了对你的爱慕。
        一吻过后,对面的人干呕几声,吐不出花瓣了。
        周巡抚摸着那人脸上的疤,正痴痴地笑,喉中却又是一哽。
        他不可置信地捂着嘴一阵猛咳,紫色花瓣从指缝中溢出来,掉了一地。那人的手掌在他背上轻拍,似是安慰。
        老关?
        然后,他听见耳畔的低语。
       “瞒着你是我们哥俩对不起你,可你什么时候能想通点,把你对我哥的心思往我身上挪点呢?”

双关姐俩(ooc慎)
画渣晚期 (; ̄ェ ̄)